查看: 1907|回复: 0

[凯蒂文摘] 她不应该离开我。拜伦凯蒂

[复制链接]

184

主题

6

好友

1356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3-6-28 15:31:38 |显示全部楼层
布鲁斯:我很生我女朋友希拉的气,因为她抛弃了我,她将我拒之门外,和我分了手。
凯蒂:“她抛弃了你”——这是真的吗?
布鲁斯:是的,是真的。我是说,从肉体上或切实地讲,她是和我分手了,并且在感情上她也和我分手了。
凯蒂:“她抛弃了你” ——你能确定那是真的吗?
布鲁斯:能,那是发生的事实。
凯蒂:当你相信这个念头时你有什么反应?
布鲁斯:我感到害怕,我很愤怒,我防御心很强。
凯蒂:你觉得那念头影响到你身体的哪些部位?它击中了哪里?布鲁斯:我胸口里面。我的胸口变得很紧,胃部很难受,我觉得有点头晕,我的心跳开始加速。它从我胸口开始,似乎从那里蔓延到全身。
凯蒂:当你相信“她抛弃了我”这个念头时,你想到了些什么?布鲁斯:我开始搜索所有相应的电影片段来支持这个念头。
凯蒂:正是这样。那是不是部很棒的电影!念头产生了,头脑为它提供图像——虚假的世界就是这样诞生的。继续看下去,亲爱的。
布鲁斯:唔,那可是个收藏馆,我有许多电影片段呢。
凯蒂:然后,那些电影是否开始让你看到你的失败之处了?你感到十分内疚和羞愧。
布鲁斯:是的,似乎就是这模式。
凯蒂:然后,头脑开始攻击她,接着又攻击你。
布鲁斯:是的.我变得怨恨,我恨死她了。有时,我觉得她是个冷酷,让男人大伤元气的贱女人;有时我又觉得她离开我是对的,因为我是个一事无成的人。
凯蒂:我会质疑“我一事无成”这个念头,亲爱的,但在晚些时候.让我们继续“她抛弃了我”这个念头,没有这个念头你是谁?
布鲁斯:我不会那么愤怒,也许我一点也不生气,也许我不会那么伤心,我会有更多心思去做其他事情。我可能会更加活在当下,不会那么深陷在我做错了什么、她做错了什么的困境里。我不会再那么责备她,那样真的很痛苦。
凯蒂:是的,头脑将不必去证明它并不真正相信的东西,那完全多余。
布鲁斯:嗯,我明白这点,那样我会开心很多。但我真的认为她抛弃了我,那是实际发生的事。我该怎么对待这事呢?
凯蒂:我明白你的意思,亲爱的.你时问题一和二的回答都是肯定的,你真的认为她的确抛弃了你.在她的现实里,她可能根本就没抛弃你,她可能只不过放下了这段情,继续她自己的生活。你确信她抛弃了你,但那是你的故事。现在我们在看你对问题三和四的回答,我们在看当你相信那个念头时你有何反应,没有那个念头时你是谁。
布鲁斯:是的.相信那个念头时,我找不到任何好的反应,那是个非常痛苦的念头。
凯蒂:我们看到,有那个念头时你很生气,充满怨恨;没那个念头时,你完全没有那些压力。所以让你痛苦的是那个念头,不是你女朋友。
布鲁斯:哇,我从未想到这点。
凯蒂:她和你的痛苦完全没有关系,那只和你自己有关,和你未经质疑的念头有关。
布鲁斯:天哪!这真令人不敢湘信。
凯蒂:“她抛弃了我”——把它反过来。
布鲁斯:嗯… … 我抛弃了她?
凯蒂:好吧.告诉我三种你抛弃她的方式.举三个你在你们的关系中抛弃她的真实事例。
布鲁斯:我一直担心你会问我这个.嗯,在我们的关系中,有些时候,我确实在一些事情上说话不算数,因为我害怕那会导致爆炸性的场面——某种歇斯底里。
凯蒂:嗯,很有意思,我注意到你在为自己辩护和合理化。布鲁斯:哦… … 【 停顿】 我的确在那样做,不是吗?
凯蒂:是的。你离开了“功课”,进入了自己的故事。辩护和合理化阻扰你回答那些问题。头脑如此深陷在证明它是对的习性里,它让你不自觉地偏离了问题。注意到这点,温柔地回到“功课”上来。
布鲁斯:好。
凯蒂:那是一种方式.你还有哪些抛弃她的方式?再举两种方式.
布鲁斯:嗯,我没有完全投入这段关系。
凯蒂:那看上去是什么样的?
布鲁斯:我会抽离,会和她僵持,我会对她封闭自己。
凯蒂:两个了.再举一个。
布鲁斯:嗯,实际上她搬到很远的地方去了,最后两年我们是在远距离恋爱.是我同意她离开的【他向上翻了翻眼睛】,我同意她离开,是因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那让我觉得更自在,没有太多做承诺的压力。
凯蒂:很好.三个了。
布鲁斯:你知道吗,关于合理化你说得太对了。我内在一直有一股非常强烈的要为自己辩护并证明自己有理的冲动,即使当我努力不那么做时。哇!
凯蒂:注意到这点是不是很美妙!你开始爱上了那头脑,它把假的证明成真的的能力简直无与伦比。你能再发现一个“她抛弃了我”的反转吗?
布鲁斯:我抛弃了我。
凯蒂:你怎样抛弃你的?有些什么例子吗?
布鲁斯:我对自己不诚实,我没说出我的需要;具有讽刺意味的是,那恰恰是抛弃的另一种形式。所以,通过不全然地对待自己,我也抛弃了她。
凯蒂:你能再发现一个反转吗?
布鲁斯:她没抛弃我?但那不是事实,她抛弃了我!
凯蒂:反转是探索真相的一种方法.有时,有些反转你没发现;有时,有些反转不符合你的情况,我喜欢静静地思考一下那些反转,“功课”是冥想.如果你静静地想一下这个反转,你也许会发现它实际上比你的原句更真实些。
布鲁斯:我一直以为只有三种反转:转向自己,转向他人,转到相反面.后来我和一位朋友聊天时他说,“我对一个句子做了六个反转!我把它们在电脑上做成了模板,它们让我极其震撼!”我不理解他怎么能发现六个反转.
凯蒂:在那三种基本反转里,有时还有些其他的反转,它们有些适合,有些不适合。你朋友可能做得很慢,并在他的句子上花了很多时间。听起来他似乎非常愿意发现他自己的真相,当时候到了,它们出现在他的面前,他只是等着并注意到,他得到了他所需要的东西。你不可能把这“功课”做错了,亲爱的,那不可能。没有什么念头在它该出现之前就出现。让我们看你下面一句。
布鲁斯:我要希拉回到我身边,向我道歉,并答应再也不离开我了。我要她提高自己的反省能力,认识到她出于恐惧的反应是如何伤害到我和他人的,我要她在自己的自尊和情绪多变上下功夫。【他大笑起来,】
凯蒂:你希望回到你身边的不是希拉!你描述的那个女人不是她。
布鲁斯:嗯,她才是我要… … 问题就在这里。
凯蒂:那不可能是希拉。你想要的那个人知道出于恐惧的反应会伤害你,你想要的那个人对她的自尊下了番功夫,那才是你想要回到你身边的人,那不是她。“我要你回来,这样我就可以按我的想法塑造你了。"
布鲁斯【笑】:是的。
凯蒂:“回来吧,这样你就可以成为我梦想中的女人了,因为你不是!"
布鲁斯:是的。
凯蒂:“实际上,你还不是我想一起生活的那个人呢,除非你按我的意思变好了,除非你做了所有这些以后你会十分感激我的改变。"
布鲁斯:是呀,有什么问题吗?【哄堂大笑】
凯蒂:那么,你希望回到你身边的那个人不是她。
布鲁斯:对,她不是那样的人。噢,天哪!
凯蒂:很棒,嗯?
布鲁斯:这的确是我的模式。在我和他人的交往中,在工作状态下或任何事情中,我总是喜欢看到事情怎样能更好,看到它们能怎样,而不是它们是怎样。
凯蒂:好啊,那你可以告诉她,“我要你回到我身边,因为我觉得你有潜力成为我能接受的人。
布鲁斯【和听众一起大笑】:嗯,那的确很诱人。是,但我那样做了,我真那样做了。
凯蒂:嗯,你当然那样做了。我们会那样做下去,直到我们不做。那曾经是你的工作,现在我只是在帮你换个职业,我们正在看没有这些故事我们是谁。那么,亲爱的,“你想要她回到你身边”——这是真的吗?
布鲁斯:嗯……。
凯蒂:考虑一下这个问题.因为你可能说“我要你”,然后她回来了,你又想知道为什么你又不想要她了.“你想要她回到你身边” ——这是真的吗?
布鲁斯:有一系列改变的,还是没有的?
凯蒂:她没变,她只是希拉,她不是你想象中那个崭新的、改善了的女人。你想要她以她本来的样子回到你身边吗?
布鲁斯【停了一会儿】:不太想。我要她回来,但我要她改变。

凯蒂:谢谢你注意到了。【听众大笑】当你爱的是和你一起生活的那个人本来的样子时,你永远不会感到意外,你发现这总是那么令人愉快,因为她正是你邀请回来的人.对你自己下功夫吧,你的伴侣不可能是你痛苦的原因,她根本就不必改变.一旦你质疑了你的想法,所有那些你希望她改变的地方,恰恰成了你爱她的地方。但搞清楚你想请回来的是谁吧,别欺骗自己。
布鲁斯:好的。
凯蒂:要知道,她有可能改变。谁知道呢?人确实会变。
布鲁斯:你相信吗?
凯蒂:不。【布鲁斯和听众一起大笑】那不是真的。思想变了,身体会跟着变。
布鲁斯:我明白了。
凯蒂:“我要她回到我身边”——当你相信这个念头时你有什么反应?而且她还走了。
布鲁斯:噢,非常痛苦!我觉得我就好像一只脚踩在将来,一只脚踩在过去,横跨在现在之上活着,我根本不在这里。
凯蒂:你的生活被搁置了。
布鲁斯:正是这样。
凯蒂:没有“我要她回到我身边”这个念头你会怎样?如果不相信这个念头你是谁?
布鲁斯:我会安定很多,我会感到平静,我想——会更平静,我觉得心里可能会有空间来生长出满足感。
凯蒂:那样,你会更加清醒地知道你希望回到你身边的是谁。让我们把它反过来。“我要她回来” ——把它反过来。
布鲁斯:我要我回来。
凯蒂:是的,因为当你要她回来时,你在要一个不存在的人回来,你在其中迷失了自己。那对她不公平,因为她不可能成为你梦想中的女人,她就是她。
布鲁斯:嗯,这不是一个孤立事件,我注意到我的头脑常做的一件事就是:当我进入亲密关系时,我和他人一起累积了一些历史,就好像我给了她们某种权利;当她们离开时,所有那些历史也随她们一起走了。我觉得,“噢,天哪,我是谁?我不得不再次重建我的身份?”真得很累人。
凯蒂:“你不得不再次重建你的身份”——这是真的吗?布鲁斯:不,不,不是真的。
凯蒂:不。因为你的身份已经为你准备好了,你不必重建,它就在那里。你醒了,她不在那儿——那就是你的身份:“我是个独自醒来的男人。"
布鲁斯:嗯。
凯蒂:“我是自己一个人吃早餐的男人。”
布鲁斯:这句话写在T 恤衫上一定很棒:“我是个独自醒来的男人。"【听众大笑】
凯蒂:那可能会吸引很多女人!【笑声更大了】你很有营销头脑是吧?你依恋那个她是怎样的梦,她也非常努力地想要成为你希望她的那个样子。
布鲁斯:噢,是的.我认识到了。
凯蒂:可她永远不会成功。即使她为你做了所有那些事,做了所有那些改变,你会在她身上看到更大的潜能。
布鲁斯:是的。一年前,我实际上收到过她的一封信,信中的一些话在我头脑里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信里有很多愤怒,她说:“我上了所有那些课程以及沟通方面的课,我做了所有那些你要我做的事情,可是你仍然不满意。”我想,哇,你为我做了所有那些!所有警报都拉响了,我想,哎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凯蒂:嗯,现在你知道了。
布鲁斯:是的,现在我明白了。
凯蒂:它就在这里,白纸黑字.把它再读一遍。
布鲁斯:我要希拉回到我身边,向我道歉,答应… …【大笑】嗯。现在这些话听上去简直荒谬!我要希拉向我道歉并答应再也不离开我了。我要她提高自己的反省能力,认识到她出于恐惧的反应是如何伤害到我和他人的。我要她在自己的自尊和情绪多变上下功夫。… …哇啦,哇啦,哇啦。【听众大笑】
凯蒂:嗯。现在你能理解她为什么要搬走了。【听众笑得更响了】
布鲁斯:是的。你为什么要和一个时刻都想改善你的人在一起呀?
凯蒂:嗯。那些是你的要求,她努力过了。
布鲁斯:是的,但那些会因人而变,所以我会有新的要求。
凯蒂:谁知道呢?可能你不会有了.有可能你变得如此明白自己,不吸引你的人也就不会吸引你。你能明白这点吗?
布鲁斯:能。

凯蒂:不吸引你的人不会吸引你,因为你不会把所有那些要求加在她们身上—— 你有关她们的潜能的故事,那个她们会变得多么棒,要是她们做了这、这,还有这的故事。于是,当有人吸引你时,那的确是你喜欢的人,你不需要改变她,你不需要对她进行“检修”。
布鲁斯:那行吗?因为亲密关系最主要的不就是探索和… …
凯蒂:如果你以她本来的样子,而不是她有可能成为的样子来看她,你认识到她不是一个具备你那些条件的女人,你被一个做她自己的女人所吸引。因为你的头脑很清醒,那是真正吸引你的人;吸引你的女人真的是她,不是你想象中的她。这就是“功课”的效果,现在让我们把它反过来。“我要我… … ”
布鲁斯:我要我回到自己身边,我要我向自己道歉,我要我答应再也不离开我。
凯蒂:是的,在你有伴侣时,在你没有伴侣时。
布鲁斯:是的,是的,不管有没有伴侣。我要我提高自己的反省能力,认识到出于恐惧的反应是如何伤害我的,我要我在自己的自尊和情绪多变上下功夫。嗯,真是这样,这正是我想要的。
凯蒂:你很有潜力!【听众拍手喝彩,布鲁斯大笑。】你可能给她写封信说:“这些是我正在努力改善的地方。"
布鲁斯:可怜的女孩!
凯蒂:还有一个反转.
布鲁斯:我要我回到我自己的身边… …
凯蒂:… … 到她的身边。
布鲁斯:到她身边?噢,天哪!我要我回到她身边。这里面有什么让人很难受。
凯蒂:啊哈。
布鲁斯:我要我向她道歉。向她道歉?绝不可能!【大家都笑】
凯蒂:当道歉是她们的任务时,我们很喜欢。
布鲁斯:哇!我注意到我整个防御机制又开始运作了。
凯蒂:那句话里并没有说:“我要我回到她身边,和她结婚,永远爱她,并接受所有这一切。"
布鲁斯:我为我的那部分道歉。
凯蒂:只是回到她那儿——读下去,“我要我… …”[大笑]难怪那让你难受!
布鲁斯:我很高兴你觉得这很有趣。
凯蒂:难怪那让你难受——你离开了你自己。
布鲁斯:我要我向她道歉,并答应再也不离开她。
凯蒂:并不一定是指身体上的,亲爱的。
布鲁斯:哦。
凯蒂:你不必再为那些她做不到的事情——那些你要求她做的事情而离开她,那不是她想做的事,那是你的。
布鲁斯:是的,明白了。我要我回到她的身边,向她道歉,并答应再也不离开她。
凯蒂:继续。
布鲁斯:这是我卡住的地方.我要她提高她的自省能力。
凯蒂:“我要我提高我的… … ”
布鲁斯:我要我提高我的自省能力。
凯蒂:让她知道这点,她会很感激的。她也许认为你应该有些自省能力。
布鲁斯:噢,她会挂我电话的。
凯蒂:那没什么,这是为了你,不是为了她。你可以告诉她:“我正在提高我的自省能力,我为自己认为你应该提高而道歉。为我在你对其他事情而不是我的梦想,以及我要你改变的那些事感兴趣时不接受你道歉。”继续读下去。
布鲁斯:我要她提高自己的反省能力,认识到她出于恐惧的反应是如何伤害到我和他人的,我要她在自己的自尊和情绪多变上下功夫。
凯蒂:把它反过来。
布鲁斯:我要我提高自己的反省能力,认识到出于恐惧的反应是如何伤害到她和别人的,我要在我的自尊和情绪多变上下功夫。我确实可以把很多事情和那些联系起来,我可以发现所有这些对我都属实的地方。
凯蒂:嗯,哪个反转你还不明白?你说你确定你可以发现所有这些都属实,有没有一个你觉得不符合的呢?
布鲁斯:嗯,情绪多变,我不觉得我的情绪变化很大。
凯蒂:你没有对她发过火吗?
布鲁斯:发过,我会很生气。尽管在一到十的尺度上,那可能算一,而她的愤怒是二十。
凯蒂:嗯,那个一就是情绪多变——对你而言。让我们看下一句。
布鲁斯:好。希拉不应该胆小怕事,她应该知道自己要什么并主动争取,她应该对过程有耐心并容忍他人的情绪。【每个人都在笑】 噢,天哪,我真的很难堪。
凯蒂:有什么比你还更精彩的吗?
布鲁斯:没有。这太棒了!我的自我在这个台上融化了。
凯蒂:是的,我看到了.我们将跳过问题,直接把它反过来。布鲁斯:我不该胆小怕事,我应该知道我要什么.唔,我应该对过程有耐心。并容忍他人的情绪。
凯蒂:是的,特别是希拉的,那可以触及很深的地方。看看当你相信这些念头时你是怎么对待她的,就好像让一个人进了一间实验室。在那里我们总是企图重新塑造他们。可她并没有请求被重新塑造、我们告诉他们,我们爱他们,然而他们不够好,我们必须重新塑造他们。这让我们的伴侣非常困惑。
布鲁斯:那你认为,在那样的状态我不爱她?
凯蒂:只有你才知道,亲爱的。她不是你想要的女人,她是你想要改变的女人,你爱的是那个未来的女人。
布鲁斯:不是她本来的样子,我爱的是一个虚构的她。凯蒂:是的,一个潜在的她.你在她身上添加美德,你想要那个潜在的她,就好像你是上帝,在创造夏娃。
布鲁斯:嗯。
凯蒂:亚当,你对自己也是这样。
布鲁斯:怎么说?
凯蒂:你也试图重新创造自己。看你的头脑是如何反应的,如果你做的事情没达到你对自己的期待?——你试图重新创造自己。如果你的头脑和很多头脑一样的话,它可能很无情:“你怎么又这样了?你永远做不好。你怎么能那样想?你怎么能那么说?你为什么要那么做?"
布鲁斯:是的,你说的很对。我对自己同样严厉。
凯蒂:就好像暴力的方式会产生什么不同的结果似的。
布鲁斯:嗯,我有很多与此相关的故事;我已经是宾戈游艺室里某个七十五岁有怪癖的老头。【像名宾戈宣布者一样】" G—7 "。【听众大笑】
凯蒂:你能发现另一个反转吗?“希拉应该… … ”
布鲁斯:希拉应该胆小怕事?
凯蒂:是的。
布鲁斯:好吧,这是说接受她本来的样子吧?
凯蒂:嗯。让我们看看吧。
布鲁斯:我急着想知道呢!
凯蒂:嗯,那看看你自己吧,看看这对你是不是属实。
布鲁斯:希拉应该胆小怕事。
凯蒂:是的,亲爱的。
布鲁斯:她不应该知道她要什么。
凯蒂:现在你在遇见她。
布鲁斯【停顿了一会后】:… … 她不应该对过程有耐心并容忍他人的情绪。
凯蒂:那就是希拉,她是不是很可爱?
布鲁斯:那… …是。那,我应该这样做,我应该有耐心并且能容忍。
凯蒂:只是在你希望生活幸福的时候。你曾像个独裁者,你期待她能做到那些。当你质疑你的想法,明白了一些,你先把它活出来,然后你再来教我们活出我们有的潜能。
布鲁斯:我明白了。
凯蒂:但是你必须先把那活出来——以确定那是可行的,因为你也许在教不可能的事.在你教它之前,学会它;等你学会了之后,你可以通过你的榜样,而不是你的说教、指责或拒绝来教我们。让我们看下一句。
布鲁斯:嗯.我在作业单上写的是… … 那问题是:“你想要他们做什么?”出于愤怒我写道:我不想从希拉那里得到任何东西;我不需要她,我的幸福不由她掌控。但你想知道我真正想写的是什么吗?
凯蒂:嗯。
布鲁斯:我需要希拉为她的背叛向我道歉。
凯蒂:让我们回到你写的第一句,把它反过来,做的时候要非常温柔,敞开你的心扉。
布鲁斯:好吧。
凯蒂:“我… …”
布鲁斯:我不想从我那里得到任何东西。
凯蒂:继续读。
布鲁斯:我的幸福由我掌控。
凯蒂:“我不… … ”
布鲁斯:我的幸福不由我掌控?
凯蒂:这是为什么我让你开放你的头脑和你的心的原因。再试一次。
布鲁斯:嗯。我不想从我那里得到任何东西,我的幸福不由我掌控。【停顿,】这有点让人困惑。还有人感到困惑吗?或就我一个?【听众大笑,】你们都懂了?我猜,让我感到困惑的是,我自己的幸福不由我掌控。
凯蒂:没有你焦虑的念头你是谁?所有的幸福已经提供给你了,但未经质疑的头脑是如此喧闹,以至于你认识不到那头脑下面存在的幸福。
布鲁斯:峨,嗯,我明白了… … 好吧。
凯蒂:它不由你掌控,因为它已经为你准备好了。我不用为我的幸福做任何事情,我只是不带我的故事在注意这世界。当我这样做时,我注意到我很幸福。幸福一直都在那里。
布鲁斯:噢。
凯蒂:未经质疑的头脑会抗拒任何带给你喜悦的事物。昨天,我朋友莱斯利和我一起乐了会儿,因为她觉得她好像要呕吐,她对那有些想法,但它们对她没什么影响。她走上楼去,她吐了,没吐出来什么,她只是留意了一下,回到楼下。这事就完了。所以,现实看上去像这样:女人吐了,女人走回房间。
布鲁斯:又一位老师!太棒了!
凯蒂:莱斯利是一位很好的老师。那根本就不算回事儿。她出去了,她回来了。她质疑过她的头脑,在充满压力的念头下她发现的是幸福。
布鲁斯:人的本性。
凯蒂:那一直都被提供了。这些反转是冥想,如果你觉得它们说不通,静静地体会一下它们。让我们听听你写的下一句。布鲁斯:我需要希拉为她的背叛道歉。
凯蒂:这是真的吗?
布鲁斯:不,此刻那似乎很可笑。
凯蒂:当你相信“我需要她道歉”这个念头,但她不道歉时,你有什么反应?
布鲁斯:我退回自己的世界,我感到孤独和愤怒。
凯蒂:然后你想了些什么?当你相信“我需要她道歉”那念头,但道歉没来时,你还有什么别的感受吗?
布鲁斯:我觉得被困住了,我觉得好像我在等待什么。我感到怨恨,好像她欠我什么似的。
凯蒂:闭上眼睛,看着当你相信“我需要她向我道歉”这个念头时,头脑里产生的那些画面。你的头脑是如何攻击她的?
布鲁斯:我认为她很有力量,因为她拥有我需要的东西。她完全占有主动。我还认为她冷酷无情,我看到自己伏在她的脚下,紧抓住她,卑躬屈膝地等着她道歉。嗯,这倒蛮酷。我不是指那些感觉。而是说,能认识到我的作为很酷。
凯蒂:是的,那非常酷。你开始有些自我觉悟。好吧,让我们看下一句。
布鲁斯:“你对他们有什么看法?”希拉主动、外向、疯狂、直接、情绪化、依赖并且幼稚,她是我见过的最感性、聪慧和亲切的人… …
凯蒂:看着你写的那些,按照你写的那样再读一遍。布鲁斯:好。希拉主动、外向、疯狂、直接、情绪化、依赖、幼稚… …
凯蒂:“… … 但我要她回到我身边。"
布鲁斯【大笑】:“… …但我要她回到我身边。”是的,这里面是有某种吸引力。
凯蒂:你知道,就在这儿,如果你真能听到你自己在讲什么的话。
布鲁斯:嗯,她很可爱,她只是… … 是我让我自己失去理智。
凯蒂:现在,把它反过来。“我… …”
布鲁斯:我主动、外向、疯狂、直接、情绪化、依赖、幼稚… …
凯蒂:尤其涉及希拉时。
布鲁斯:嗯。真有讽刺意味,此刻,我立刻想返回去责备她。
凯蒂:嗯,但你立刻注意到了,这是不是很棒?你只是注意,然后再次开始,并微笑。你注意到了,你微笑了,这真好。
布鲁斯:嗯… … 看,我又笑了!
凯蒂:很好。让我们看下一句。
布鲁斯:我再也不想被抛弃、觉得被亲密的人评判、感到被拒之门外,并因痛苦而失去行动力了。
凯蒂:把它反过来。
布鲁斯:嗯,这每次都是最难的部分。
凯蒂:“我愿意… … ”
布鲁斯:我愿意… … 呢… …
凯蒂:是的,我愿意,如果现实就是那样,因为并非我有选择,念头就那么出现。
布鲁斯:我愿意被抛弃,我愿意觉得被亲密的人评判,我愿意感到被拒之门外并因痛苦而失去行动力。
凯蒂:是的,因为那有可能发生。它有可能发生在生活中,即使没有发生在生活中,它也可能发生在你头脑里——念头就像那样。在我们理解它们之前,我们相信它们,当我们相信它们时,压力会把我们带回“功课”。“功课”让我们看到什么是真实什么是想象,它让我们看到二者的不同。
布鲁斯:所以,这不是为了让痛苦的事情不发生,也不是为了那些当时似乎很真实的情绪,这是为了注意在当下的这个时刻什么是真实。
凯蒂:是的,很让人兴奋是不是?现在把句子读成“我期待… … ”
布鲁斯:这对我真的很难。我期待被抛弃,我期待被亲密的人评判,我期待感到被拒… … 我期待感到被拒之门外并因痛苦而失去行动力。
凯蒂:“我期待她再次离开我”,无论她是哪个你想和你一起生活的人。
布鲁斯:嗯,我们称她“X女士”吧。
凯蒂:嗯,期待它吧,那有可能发生。你也许听我说过,无论何时有人离开我,我都被放了一马,无一例外。看看谁离开了你——你被放了一马;离开你的是那个达不到你标准的你想象中的女人,正是她让你渴望到不惜谴责真正的希拉,因为她不是那人。布鲁斯:真令人不敢相信!我真的认识到那点了。谢谢你,凯蒂。
凯蒂:乐意为你效劳。

《喜悦无处不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 中国凯蒂功课服务组     

( 沪ICP备11010565号-37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