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414|回复: 2

[凯蒂文摘] 我父亲虐待我(1)。拜伦凯蒂

[复制链接]

184

主题

6

好友

1356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3-6-6 18:43:14 |显示全部楼层
我父亲虐待我
      记忆,想法,在一点一滴地蚕食你。你希望你能丢掉它,但你要做
的并不是要丢掉它,而只是质疑你的念头。放下只是幻象,拥抱事实真
相才是解脱之道。
    凯蒂:那么,甜心,让我们听听你都写了什么。
    斯坦:我得承认,我现在很紧张。
    凯蒂:是的,对于坐在台上的意义,我们有许多的故事比如担心别
人会怎么想?有些人还会想,我会做对吗?这些念头不断在我们脑子里
打转。所以对我而言,感觉就像是一份美好的礼物,它告诉我,  “质询
念头或许会有所帮助"所以让我们看看你写了些什么。
    斯坦:这是关于过去的事情,所以我是否应该把它当成现在的事来
说? 去.jpg

    凯蒂:不,你怎么写就怎么读。我们不在乎时间或地点,我们只是
把它写下来。头脑会在乎什么时间地点么?当我们想起那些发生在三十

  年前,四十年前发生的事情时,它们就好像发生在当下一样。有时候我
  们甚至还能闻到当时的气味。所以这便是转念作业所要做的——我们回
  到过去。
    斯坦:好的。我对我父亲很生气,并且感到悲哀,因为我从未真正
  了解他。他对我总是言而无信。我唯一能与他相处的时间就是他带我去
  酒吧,我们一起玩推圆盘。他从不听我说话,总是居高临下,并且在我
  八岁的时候,对我进行了性侵犯。
    凯蒂:你来这里是为了真正解决问题,我喜欢这一点。你是个勇敢
的人。
    斯坦:这是我第一次在别人面前承认这一点。
    凯蒂:是的,你很了不起。你向我们展示了我们的真相——充满勇
气。让我们继续。你来对地方了,我的朋友。
    斯坦:他总是喝得烂醉,满嘴粗话,对我以及我的兄弟姐妹的生活
漠不关心。他不喝酒的时候,无论是在我母亲还是别人面前,他就变成
了一只软脚虾。他酗酒的恶习是家里每天吵架,发生矛盾的罪魁祸首。
我想念他。
    凯蒂:是的,我们就是爱,而这是我们无法改变的事实。
    斯坦:你希望我继续?
    凯蒂:是的。这不就是头脑的工作么?既然开始了,那就让我们继续。
   
斯坦:我希望我父亲能停止酗酒,真正关心我以及其他的孩子,在
我母亲面前要像个男子汉,对我倍守承诺,更加关注我以及我的生活,
更好照顾他的健康,更好展示他对我的爱,不要那么自私。
    凯蒂:请继续。
    斯坦:我父亲应该停止酗酒,不再说谎,应该更有骨气,更自信,
戒掉抽烟,与我交谈、真正地聆听我——清醒的时候应该更果敢自信,
鼓励我去实现我的梦想。要不要继续读下一条?
    凯蒂:是的。
    斯坦:我需要我父亲真正花时间陪陪我,认可我,表明他真的爱
我、关心我、支持我,帮我摆脱困惑,真正地与我相处,而不是上酒
吧,玩推圆盘;去徒步旅行,打球等。我父亲是个酒鬼,一个自私的混
蛋,一个孤僻的人,一个懦夫,对家人和我漠不关心。我再也不愿听他
的谎言:我再也不想被他性侵犯:我再也不想为了能与他在一起而去酒
吧,我再也不愿家里天大吵架,弄得家里鸡犬不宁。
    凯蒂:好一段驱邪神咒,甜心。
    斯坦:是的。
    凯蒂:  (对听众)我邀请你们进入你们自己生活中与此类似的层
面。在我们进行质询的过程中,我邀请你们深入内心,把你们自己的自
由交还给自己——不要等他的。找到你们自己的自由。
    (对斯坦)那么,甜心,让我们开始吧。让我们先来看看那些“应
该”因为它们似乎直奔主题。请读第一条。
    斯坦:我父亲应该停止酗酒
    凯蒂:真的么?现在我们回到以前,你当时几岁?选一个你最痛苦
的年龄。
    斯坦:八九岁的时候。
    凯蒂:OK。那么,小朋友,  “你的父亲应该停止酗酒”——你真的
确定这对他,或对你是最有利的么?你绝对肯定这是真的么?
    斯坦:不,我无法确定。不。
    凯蒂:是的,我们不可能像神一样无所不知。我们无法确定什么才
是我们最好的生命之路;关于我的生命之路,我所能知道的只是,我过
去所经历的道路对我来说就是完美的。
    小朋友,当你认为他应该停止酗酒,而他没有停止时,你内心有什
么反应?
    斯坦:我很难过,很痛苦。
    凯蒂:当你相信那个谎言时,你是怎么待他的?我们怎么知道他应
该停止酗酒是个谎言?他喝酒——仅此而已。这便是他的作为。狗汪汪
叫,猫喵喵叫,而他则是喝酒。
    当你相信“事情应该有所不同,他应该停止酗酒”这个念头——而
他并没有停止,依然烂醉如泥地回家的时候,你是如何待他的?
    斯坦:生气。
    凯蒂:闭上你的眼睛,小朋友。
    斯坦:疏远他。
    凯蒂:是的,继续。当时的情景如何,更具体一些。
斯坦:我对他恶言相加。

    凯蒂:是的。
    斯坦:我不想跟他有任何关系。我诅咒他。
    凯蒂:是的。现在,小朋友,当你这样对他时,你心里是什么感
受?
    斯坦:难过。真的很难过。
    凯蒂:难过。现在你能不能找到一个丢掉“我父亲应该停止酗酒”
这个故事的理由?我并不是要你丢掉,小朋友。我只是问你能不能找到
一个这样做的理由。
    斯坦:是的。
    凯蒂:小朋友,你能不能找到一个好理由,让你可以继续保留这个
故事,而不会感到痛苦——一个继续保留“我父亲应该停止酗酒”这个
故事的好理由?
    斯坦:我找不到什么理由继续留者这个故事。但我不确定仅仅因为
我决定不再保留这个故事,它就会走开。
    凯蒂:这正是我喜欢转念作业的原因:它从不要求。它甚至不暗示
你应该放下。这就是探询的威力。
    斯坦:我的意思是,我想要放下,但我怀疑这是不是——
    凯蒂:你的事?丢掉故事并不是我的事。千百年来人们一直都在这
么做!这不管用。所以甚至不要想你应该丢掉故事。放下一个已经过时
的概念了。
    斯坦:要是你真能放下的话,那就太好了,但事实上并非如此。
    凯蒂:这不是我们要做的。但探询——自我觉悟,亲自觉悟事实真
相——会驱散幻觉。所以这是我的小秘密,每个人都可以采纳:我只是
质询。
    事情就这么简单:你能不能找到一个理由,小朋友,继续保留“他
应该停止酗酒”这个故事,一个好理由,而不会让你感到痛苦?
    斯坦:我唯一能想到的理由就是,通过把它栩栩如生保留在我的头
脑里,我就能……不,不,我只会一直生气。不,我找不到任何理由。
    凯蒂:是的——找不到一个好理由。我也找不到。那么,八岁大的
小朋友,如果没有这个想法,你会是个什么样的人?
    斯坦:我会是谁?
    凯蒂:是的,如果没有这个故事,你会如何在那所房子里生活?如

  果没有这个想法,你会是谁?
    斯坦:我真不知道。
    凯蒂:是的,这是不是很让人着迷?这是我们一直以来的娱乐,终
其一生。我们甚至都没意识到这一点!我是一个43岁的孩子,我最终发
现,我其实什么都不知道。我有这转念作业。我不知道该如何过生活,
然后我发现生活在过着我。我就像一个孩童,一个蹒跚学步的孩童。当
我们不断地深入操练转念作业时,我们最终会明白,我们其实什么都不
需要知道。整个世界会给予我们所需要的一切。
    “我父亲应停止酗酒”——把它反转过来。
    斯坦:我必须承认,我曾经在嗜酒者互诫协会里待了八年。
    凯蒂:哦,很好,天使。
    斯坦:我酗酒,并且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一直在吸食我能搞到手
的所有毒品。
    凯蒂:哦。
    斯坦:我毁了我的家庭。
    凯蒂:这不是很好么?
    斯坦:  (笑)我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好事,但——
    凯蒂:哦,甜心,无论什么事情,只要把我们带到了一起,我都得
说是好事。
    斯坦:  (笑)是的,确实如此。这样我才会在这里。
    凯蒂:是的。所以“我父亲不应该酗酒”——把它反转过来。
    斯坦:我不应该酗酒。
    凯蒂:是的。你自己先做到;这是给你的戒条,不是给他的。还有
另一种反转。  “我父亲不应该酗酒”——反面是什么?
    斯坦:我不应该酗酒。
    凯蒂:OK,有时候我们能找出六种反转,它们都比我们原先写下的
更真实。  “我父亲应该……”
    斯坦:我父亲应该喝酒。
    凯蒂:是的。现在给我三个真实的例子来证明为什么这个反转是真
的。
    斯坦:因为这是他的天性!
    凯蒂:是的——因为事实就是如此。我的意思是,事实真相是什么

呢?他是否酗酒?
    斯坦:是的。
    凯蒂:那么,  “他应该喝酒”再举一个例子?
    斯坦:  (停顿)因为从长远来看,我不知道什么对他才是最好。我
不知道他是不是应该,或者什么时候应该戒酒。
    凯蒂:是的。你能怎么办,对上天发号施令么?“抱歉,老天,他
真的应该现在就停止喝酒。你搞错了。”我是不是要告诉老天该怎么治
理世界?不太可能。我甚至都不知道该拿自己的生活怎么办。
    你能再找出第三个例子吗?
    斯坦:嗯,如果他继续喝酒,而我不再把我的那些“应该”强加到
他身上,或许这真的会改善我们的关系。
    凯蒂:很好。现在我们来看第二条。
    斯坦:他应该停止说谎。
    凯蒂:  “父亲不应该说谎”——事实真相是什么呢?让我们开始恢
复理智吧。  “父亲不应该说谎’’——事实真相是什么呢?他说谎么?
    斯坦:我父亲说谎。
    凯蒂:正是。那是你的经历。父亲说谎么?是的。欢迎你回到事
实真相。那么当你和事实真相争辩时,会发生什么事?当你相信这个谎
言,也就是父亲不应该说谎的时候,你会怎样对他?
    斯坦:我很不友善。
    凯蒂:当你不友善的时候,你感觉如何?
    斯坦:痛苦。
    凯蒂:你能不能找到一个理由,丢掉“父亲不应该说谎”这个神
话?
    斯坦:是的。
    凯蒂:你能不能找到一个不会让你感到压力的理由,继续保留地
球上所有人都不应该说谎这个故事——新闻评论员、总统、教皇、孩
子——一个相信我们不应该说谎的好理由?
    斯坦:要是我们不说谎的话,会更好,但是——
    凯蒂:你真能确定这是真的么?
    斯坦:嗯。
    凯蒂:我再也不相信这一套了。我怎么知道人们说谎对我来说是好

事?因为他们说谎。我要理出个头绪!你撒过谎吗?
    斯坦:是的。
    凯蒂:就是了。你能不能找到一个良好的理由,继续保留“人不应
该说谎”这个故事,同时不会让你产生压力。
    斯坦:我想不出。
    凯蒂:孩子,你完全可以把我们所谓的正义感丢到一边。这是谦卑
的第一步。
    斯坦:是的。我太自以为是了。我说的是,我曾经自以为是。
    凯蒂:我可没这种感觉——我就是这么笨。我只看到一个谦卑的
人。那么,小朋友,如果没有“父亲不应该说谎”这个故事,你会怎
样?
    斯坦:轻松许多,我想。
    凯蒂:把它反转过来。
    斯坦:我不应该说谎。
    凯蒂:就是如此。好得不能再好了。我只处理自己的问题。这是个
全职工作;这是一辈子的功课。
    斯坦:我不应该说谎,而事实上我却说谎。
    凯蒂:是的!当我认为我父亲不应该说谎时,我就在说谎。当他说
谎时,你惩罚他,但这没用。你这么做,并没有让他吸取任何教训。
    斯坦:没错。
    凯蒂:所以,这是没希望的。当我把它反转过来的时候——“我不
应该说谎”——我就与自己达成了一个协议,只有当我自己学会不说谎
的时候,我才会教导世界不要说谎。而我还做不到那一点。这是一辈子
的功课。我们来看下一条。
    斯坦:他应该更有骨气。
    凯蒂:所以“你的父亲应该更有骨气’’——你能绝对肯定这对他的
人生道路来说是最好的么?
    斯坦:不,我无法确定。
    凯蒂:当你相信“他应该更有骨气”这个念头的时候,你是怎样对
他的?
    斯坦:瞧不起他。
    凯蒂:你心里有什么感受?

    斯坦:痛苦,悲哀。
    凯蒂:你能找出放弃这个想法的理由么?
    斯坦:当然,是的。
    凯蒂:你能找到“一个保留这个故事而不会让你感到痛苦的理由么?
    斯坦:找不到。
    凯蒂:没有这个故事,你会是什么样的人?
    斯坦:我不知道。
    凯蒂:这不是很好么?这就是“没有年龄”这个词的意思——其中
没有年龄。在“我不知道”的心态里,你是没有年龄的。
    斯坦:真的如此么?现在听起来很不错,但过后它又会再次冒出
来。
    凯蒂:你真的确定这一点么?
    斯坦:不确定。
    凯蒂:当你相信这个故事时,你会如何反应?
    斯坦:受限的感觉。
    凯蒂:此时此刻如果没有这个想法,你会是什么样的人?
    斯坦:我不知道!
    凯蒂:我最喜欢的答案。
    斯坦:但这个回答似乎让我觉得自己哪里都不在。
    凯蒂:那正是你一辈子所在的地方!  (听众笑)
    斯坦:  (笑)确实如此。
    凯蒂:只是你现在意识到了。
    斯坦:是的。
    凯蒂:生活是如此简单:我们走路,我们坐下,我们躺下,这就是
生活。别的一切都是我们对所发生的事情所编的故事。
    斯坦:就好像是这些故事让我的存在变得真实。  (听众鼓掌)而要
是没了这些故事,我就不真实了。
    凯蒂:而你从来都没有真实过。你知道。
    斯坦:是的,我一直都站在故事的最前线。o  (他吹了一声口哨)
真他妈的!  (听众大笑)哇!我浑身都在起鸡皮疙瘩。这可真是非同小
可。  (更多的笑声)哦,我的天呐,确实如此。没了我的故事,这里其
实什么都没有。

    凯蒂:是的。
    斯坦:而正是这些故事使我一
    凯蒂:存在?
    斯坦:存在。我是说每一个故事,而不止是这个故事。我对所发生
的事情所赋予的意义,让我感觉自己很真实。是不是这样?
    凯蒂:根据你所说的,确实如此,同时这也足我的体验。
    斯坦:是的。所以要是没了故事,我会是什么?我是说,这就好
像,我是谁?
    凯蒂:这不关我的事,我只是存在。
    斯坦:只是存在?
    凯蒂:没有了那个故事,你会是谁?
    坦:只是——
    凯蒂:寂静。
    斯坦:是的。
    凯蒂:寂静好似在说话,好似在坐着。仅此而已。
    斯坦:  (笑声)真了不起!
    凯蒂:你的名字?
    斯坦:斯坦。
    凯蒂:斯坦,与真理同在可是一项殊荣。
    斯坦:是的,确实如此。是的,确实如此。
    凯蒂:我们来看下一条。
    斯坦:好的。他应该更自信。
    凯蒂:  “他应该更自信”——真的么?你真的确定这是真的么?
    斯坦:不,我无法确定。
    凯蒂:把它反转过来。
    斯坦:我应该更自信,而他不应该更自信。他不自信也没关系。
    凯蒂:一定是这样。因为他事实上就是不自信。
    斯坦:他事实上就是不自信!天啊!
    凯蒂:我的意思是,谁会去和一棵树争论?
    斯坦:见鬼了!这真是不可思议!光是回答这些问题,竟有如此的
威力。
    凯蒂:你知道,当我们还是孩子的时候,这个世界说天空是蓝色

  的。于是我们说,  “天空是蓝色的。”我们并没有停下来去进入内心,
  问我们自己。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做。所以,我们还是孩子,现在我们开
  始成长。但当妈妈说,  “天空是蓝色的,这是天空。”时,聪明的孩子
  会进入内心。  “它是蓝色的——我真的能确定这足真的么?不能。  我
  知道那是我妈妈的信条,但它可不是我的信条。"而她的看法与我的看
  法一样宝贵,如此我们才能爱别人。她说天空是蓝色的,我说“我明
  白。”我不会费神去告诉她,在我的经验中天空不是蓝色的。而如果她
  问我,我会说,  “你知道,妈妈,这不是我的经验,同时我很喜欢你把
  天空看成蓝色的。”们和谐共处。
    斯坦:似乎同意天空是蓝色的,是我们在世上混下去的方法。
    凯蒂:是的——就像乱伦。
    斯坦:是啊。
    凯蒂:这是爱。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去爱。所以我们现在开始学习。
但乱伦非常有趣,与其他每一个象征一样。一切象征都是同等的,我们
全都会得到我们此刻当下所需要的那一个象征。但你想从父亲那里得到
些什么。这才是问题所在。你想从他那里得到什么?
    斯坦:我想要他的接纳。
    凯蒂:是的。那么你得到了么?
    斯坦:我想没有。
    凯蒂:所以你想要接纳,还有爱?
    斯坦:是的。
    凯蒂:还有欣赏?
    斯坦:是的,还有认可、支持。
    凯蒂:所以这便是我们为了得到爱所会做的任何事情。然后我们就
陷入了困惑中——我们说是他们伤害了我们。但我们当时并没有逃跑。
就算我们逃跑了,第二次我们就不会再跑了;就算第二次我们也跑了,
再下一次我们就不跑了。我们没有断然拒绝,至少我们中某些人是这
样。我们太害怕了,因为我们想要得到什么。首先我们想要安全感,其
次是舒适,最后,当所有这些需求得到满足之后,我们还要享乐。而所
有的享乐都是痛苦。只要你能一直如愿以偿,爱自己并没有什么问题。
但当时那个小朋友所面临的处境是:  “为了得到爱,我什么都愿意去
做。"

    我经常说:  “如果我有一段祷文,将会是这样:  ‘神啊,请让我免
  于对爱、承认或欣赏的渴求。阿门。’”
    斯坦:哇哦!这可需要多年的道行啊。
    凯蒂:啊,我们可不在乎。过去最大的好处就在于——它已经结束
  了。
    斯坦:  (和观众一起笑)而且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重演过去。
    凯蒂:这不关我的事,我只是质询。因为和你一样,我深知质询的
力量。我们再来看看下一条。
    斯坦:他应该停止抽烟。
    凯蒂:这是真的么?
    斯坦:他现在仍在吸烟,我也是。
    凯蒂:  “他不应该抽烟”——把它反转过来。
    斯坦:我不应该抽烟。
    凯蒂:是的。所以当你自己彻底把烟戒掉了的时候,再去教导世界
抽烟的危害。就是这样,你知道——你吸烟是为了经验到此刻的谦卑。
这是一项生命的功课,而这功课绝不是为了不抽烟,而是为了觉悟自
我。
    你能不能找到一个个丢掉“他不应该抽烟”这个故事的理由?对很多
人来说,这很可怕!在这里,当你在处理你所深深依附的事物时,需要
真正的勇气才能进行质询。你以为你依附的是那个事物,但其实你依附
的只是关于那些事物的故事而已。没有人是在依附一个事物,一个事物
最多不过是你的一个故事而己,你已发现这一点了。
    你能不能找到一个理由,丢掉“他不应该抽烟”这个故事?我并不
是要求你丢掉它。你能不能找到一个良好的理由,让你可以继续保留这
个想法,而不会导致压力?
    斯坦:找不到。
    凯蒂:当你想“他不应该抽烟”,是不是也正是你想要抽烟的时
候?
    斯坦:是的。
    凯蒂:世界的故事告诉我们,当我们有压力的时候,我们就吸烟。
酗酒或爆刷信用卡也是一样!性也是如此,每一次当我们去寻找外在的
原因时,都是如此。没有“他应该戒烟”这个故事,你会是什么样的

人?
    斯坦:我不知道!就是那个大大的“我不知道”,那个“我不知
道”的虚空。
    凯蒂:听起来总比羞耻和愧疚要好。你觉得呢?
    斯坦:  (笑)是的。
    凯蒂:所以,  “他不应该抽烟”只是个谎言,而当你还在抽烟的时
候,  “我不应该抽烟”也是个谎言。
    斯坦:没错。
    凯蒂:  “他是个烟鬼’’——这是真的么?此刻,你怎么知道他是
烟鬼?也许他一个月以前就戒了,而你已经有六个月没和他说过话了。
“我是个烟鬼”——这是真的么?比如现在?
    斯坦:不,此刻不是。
    凯蒂:不是。所以此刻你是个不抽烟的人。当你相信你是烟鬼这个
念头,而这只会发生在将来时,你会如何反应?
    斯坦:如果我说我此刻是个烟鬼,而事实上我并没有在抽烟?
    凯蒂:是的。
    斯妇:我就成了一个说谎的人。
    凯蒂:确实如此。而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斯坦:不好。
    凯蒂:所发生的情况足,你的头脑完全投注于未来,想象你在抽
烟。而事实上你正坐在这里,并没有抽烟!这完全是不着边际的胡思乱
想,所以现在,在这个甜美的时刻,我们不必去体验那种感觉,现在只
是两个朋友坐在一起,消磨时光。这里没有烟鬼,我们处在安宁中。
    我过去抽烟抽得很凶。孩子们说我是一根接一根地抽。我知道那是
真的,因为我们的房子闻上去就是烟的味道——所有的东西,我全部的
衣服都有烟味。但后来当我发现了这转念作业时,我会对着一根烟,问
自己,  “她想要什么,用什么方式?”我从来不会真的点燃香烟。我看
不到抽烟还有什么意义。在心灵安宁的状态中,安宁会有自己的生命。
而那根本不关我的事,根本不关我的事。我的思维才是我的事。
    我的身体健康对我来说一文不值,因为当我神志不清的时候,我
会说我的身体应该更漂亮,它应该更健康、更高、更矮、更胖、更瘦、
更年轻,而正是这些念头强奸了我的身体健康。我会拥有一个完美的

  身体,然后以各种方式破坏它。正如我会想要吸烟,或者做别的任何事
  情。所以,我是一个朋友。我当时所做的一切正是你今天所做的,我只
  是用一点点理解体谅之心来对待我的思维。我并没有把它当做一个敌
  人,要置它于死地、丢掉它、或者——我们用什么词来着?——舍弃。
  我为什么要舍弃我的一个孩了?你有一个孩子,然后想“我想我会舍弃
  他。”不,我为什么不与它同在?而这正是转念作业所做的,它用理解
  体谅之心对待每一个概念,这些概念都是我们的孩子。
    世上没有什么是意外的。经历千百年之后,这个想法在此刻浮现,
不早也不晚,以便我们能最终理解它。一直以来它就像是一个孤儿。你
可曾有过这种感觉?
    斯坦:是的。
    凯蒂:这便是信念的实质,当我们以理解体谅之心对待它们时,它
们就会安静下来。
    斯坦:是的。不过有时候这种安静也会很吓人。
    凯蒂:你的安静是什么意思?
    斯坦:那是一种陌生的领域。
    凯蒂:所以“安静是陌生的领域”——这是真的吗?
    斯坦:对于我那忙碌的头脑来说,是的。
    凯蒂:你每晚睡觉么?
    斯坦:是的。
    凯蒂:那么,安静是不是一种不友善的,未知的领域?
    斯坦:不是。
    凯蒂:你是一个朋友。每天晚上你都与安静相处得很好。最糟糕
的情况也不过如此。你觉悟到你是在哪里离弃自己的。所能发生的最糟
糕的事情就是,你将会亲自发现你以前在哪里,多有意思!丢掉故事,
我们就在我们当下所在的地方!在寂静中。在寂静中,我们也能利益众
生;在寂静中,我们是公仆,真正的公仆。
    斯坦:这正是我想要成为的人,但我,一辈子都在追寻形形色色的导
师、宗教和所有这些东西,但直到现在仍没找到。
    凯蒂:你就是你一直在等待的导师。他就在你眼皮底下!让我们来
看下一条。
    斯坦:他应该与我交谈,聆听我的心声——真正地。

    凯蒂:这是真的么——他有这么做么?
    斯坦:没有。
    凯蒂:欢迎回到事实真相。小朋友,当你相信“他应该聆听我的心
声——真正地”这个念头,而他却没这样做的时候,你会如何反应?
    斯坦:感觉不太好。
    凯蒂:当你相信这个故事的时候,你如何对待他?
    斯坦:生气。
    凯蒂:那种感觉如何?
    斯坦:很不好。
    凯蒂:无论在什么情况下,每一个人都应该聆听你的心声——你能
不能找到一个丢掉这个故事的理由?
    斯坦:这是我最大的问题之一,当别人没有好好听我说话的时候。
    凯蒂:想想当他们没有听你,而你认为他们应该听你的时候,你会
如何对待他们!
    斯坦:我明白了。
    凯蒂:这是个彻头彻尾的谎言。
    斯坦:嗯,这不止是听不听的问题,而是在没有交流的情况下想要
有所交流。
    凯蒂:你是对的——确实没有交流。
    斯坦:这样也无所谓么?因为事实就是如此。
    凯蒂:当你认识到你对他所说的一切,都是你自己应该听的时,一
切才会起作用。谁没在聆听?这便是为什么我喜欢我们的谈话正在被录
下来!你对他所说的一切,都是你自己应该听的——而你在听吗?继续
深入质询,唯有质询才能帮助你最终认识到什么是真的。而我听到了你
在说什么。所以,让质询落到你头上,就像冲凉一样。你甚至不要费劲
去听它。
    斯坦:是的,感觉好极了。这让人精神焕发。
    凯蒂:我完全同意你的看法。我们来看下一条。
    斯坦:他不喝酒的时候,应该更果敢自信。
    凯蒂:所以他应该更果敢自信,是不是?
    斯坦:他不喝酒的时候,应该更果敢自信一些。他不需要喝醉酒才
果敢自信。在他喝醉了的时候,他很果敢自信。

    凯蒂:所以你希望他在不喝酒的时候果敢自信——为了什么呢?为
什么?
    斯坦:这样我才能尊敬他。是的,基本上就是这个心态。
    凯蒂:当你对他心怀敬意的时候,你会有什么样的感受?
    斯坦:当我尊敬他的时候,我会有什么样的感受?我会感觉很好
吧,我猜。
    凯蒂:看一看为了教他这一点,你是如何对待他的。看一看当他懦
弱无能的时候,那个想法让你付出了什么代价。而如果你只是丢下他,
丢掉关于他的种种故事,那么你就会获得你曾想从他身上得到的快乐。
    简而言之,我们完全可以扔掉中间人,此时此地就可以快乐。另一
条路可就绕圈子了,  “在他果敢自信之后,在他不再喝酒,不再说谎之
后,那么我就会快乐了。”相反,你只需要开始审视你写下来的列表,
然后说,  “哦,或许我应该先放他一马,”然后留意这种心态所带来的
结果,也就是你自己的快乐。
    斯坦:所以,就算有人撒谎成性、懦弱无能,也无所谓?
    凯蒂:没有任何问题。这是我最喜欢的部分——也就是事实真相。
我热爱事实真相。
    斯坦:但如果这影响到你当前的处境昵?
    凯蒂:它无法影响我。
    斯坦:无法影响?
    凯蒂:无法影响。影响你的是你关于它所编的故事。没有任何人
能影响你。影响你的是你对他们行为的诠释,就是如此。从来没有任何
人对我做过任何事情,也没有人能对我造成任何伤害。我自己说了一个
关于你的故事,从而让自己身处天堂或人间地狱。而我把它说成是你的
错,或是你的功劳。
    我们来看下一条。
    斯坦:他应该鼓励我去实现梦想。
    凯蒂:那么“你父亲需要鼓励你”——这是真的么?
    斯坦:是的。嗯,要是他真的鼓励我,那就太好了。
    凯蒂:你绝对肯定这是真的么?
    斯坦:我能否确定,假如他确实鼓励我,那会是真的?
    凯蒂:你是否确定,假如他鼓励了你,你的人生就会好得多?

    斯坦:当然!
    凯蒂:你能绝对肯定这是真的么?
    斯坦:不,我无法肯定。
    凯蒂:无论我的生命中有什么,那对我来说便是对的道路。所以
  “如果他鼓励你,他就会是个更好的父亲’’——你绝对肯定这是真的
  么?
    斯坦:不,我不能。
    凯蒂:那么,当你相信“父亲应该鼓励他们的孩子”这个念头时,
你是如何对待他的?
    斯坦:嗯。我觉得自己毫无价值,我觉得自己是不被需要的。
    凯蒂:你是如何对待他的?
    斯坦:我如何对待他?
    凯蒂:当你相信那个故事的时候?
    斯坦:生气。
    凯蒂:那感觉如何?
    斯坦:不好。
    凯蒂:你能找到。一个丢掉这个故事的理由么?
    斯坦:当然。
    凯蒂:当你相信那个故事,而他并没做到的时候,你如何对待你自
己?
    斯坦:我把自己封闭起来。
    凯蒂:那么你能不能找到~个很好的理由,继续保留“父亲应该鼓
励他们的孩子”这个故事,一个不会让你痛苦的理由?
    斯坦:不能。我找不到一个继续保留它的理由。
    凯蒂:如果没有那个故事,不再认为别人应该鼓励你,你会是什么
样的人?
    斯坦:我不知道。我是说,我真的不知道。
    凯蒂:我听到了。那么把它反转过来吧。
    斯坦:我应该鼓励我自己去实现梦想。是的,我应该鼓励我自己。
    凯蒂:这不是父亲的职责,这是个迷信。如果你想要鼓励,那就自
己给予自己。这样你永远都能获得鼓励,你不必等待别人。
    斯坦:但假如你还是个孩子呢?

    凯蒂:孩子们不知道这些东西,所以我们现在重新开始。这便是我
  喜欢转念作业的地方——如果需要的话,我们可以从一个i岁孩子的视
  角来写。它不受时间的限制。
    斯坦:回到过去做所有这一切,看起来真的有些傻。但我觉得我需
  要这么做,因为这是我曾经缺失的某样东西,让我有机会说出我以前从
  未说过的对我父亲的看法。
    凯蒂:是的。还有另一种反转方式。
    斯坦:我应该鼓励我父亲,我应该鼓励我父亲去实现他的梦想。
    凯蒂:是的。
    斯坦:我应该鼓励我父亲?这该怎么做?
    凯蒂:哈,你还指望你父亲能知道!我想你和他没有两样,也许他
也不知道该怎么鼓励你。
    斯坦:是的,他很可能也不知道。
    凯蒂:下一次,当你脑中冒出“他们应该鼓励我”这个念头时——
他们可以是一个孩子,你的孩子们,  一位亲戚,一个与你关系密切的
人——都无所谓。和他们在一起时,你心中有“他们应该鼓励我”这个
念头——请把它反转过来。去鼓励他们——为了你自己。
    斯坦:这像是为自己积累好的业报。
    凯蒂:但唯一的业报是思维的业报——根本没有其他业报。根本没
有所谓的前世:唯一存在的是头脑中浮现的信念,由于我们是如此执著
于那个信念,以至于掉入了幻觉中,以为那个故事是真的。只有这个。
唯一存在过的,便是这个。
    斯坦:是的,我在受自己念头的摆布。我活在自己念头的阴影下,
这千真万确。
    凯蒂:是的,你可曾听过所有这些灵性概念?现在你可以著书立说
了。你便是有待阅读的书,没有别的书需要读。
    斯坦:这是真的。我的念头正在引领着我的生命之路。我所有的
信念,所有的感受。它们在前开路,而我则跟在它们身后。而质询就像
是停止这一过程。它将生命带回到此时此地。我的意思是,这真不可思
议。未来或过去一点都不重要,生命正在当下上演。
    凯蒂:这不只是一个概念,这是真的。
    斯坦:是的。哇!这种感觉能一直保持下去么?

    凯蒂:这不关我的事。
    斯坦:我有一种感觉。我是说,现在我感觉很好。我有一种醍醐灌
  顶的感觉,但我担心当我离开这里,回到生活中的时候,这种感觉就会
  溜走了,  “扑哧!”
    凯蒂:那让我们看下五条。  (听众大笑,并热烈鼓掌)
    斯坦:我父亲足个酒鬼,一个自私的混蛋,一个孤僻的人,一个懦
夫,对家人毫不关心。这完全就是我自己啊。我是说,分毫不差!我妻
子当年和我离婚可真是明智之举。  (听众笑)多年来我一直都对她怀恨
在心,但她是对的。
    凯蒂:是的。你或许可以给她写封信,告诉她当时是对的。把一-切
做个了断。你写这封信,只是为了你自己。  “你当时是对的,我原来一一
直都不明白a现在我终于听懂你的意思了。"如果你想要心灵的解脱,
就付诸行动。
    斯坦:又有一种起鸡皮疙瘩的感觉。  (形容很震撼,很触动)
    凯蒂:是的。
    斯坦:真的。我无法理解就因为我去了趟印度,喝了酒,变得烂醉
如泥,我妻子就把我赶出家门。我无法理解。
    凯蒂:是的。
    斯坦:这个醉鬼、自私的混蛋、孤僻的人、懦夫、对家人漠不关
心——就是我。
    凯蒂:而如果你满脑子都是“我父亲不应该喝酒”这个故事呢?他
醉在酒精里,你则醉在自己的思维里。
    斯坦:哦,天啊。
    凯蒂:他当然应该喝酒——他就是这样做的。我是说,你会去拿走
别人的呼吸么?我们喝酒并不是无缘无故的。一切皆有定数,时候到了
自会转变。
    斯坦:你真的会对思维上瘾。
    凯蒂:这是唯一的上瘾症。它永远都是唯一的上瘾症。我们对这些
概念上瘾了,从而陷入迷惑中,因为我们不知道该如何以理解体谅之心
对待它们。我们变得如此迷惑,以至于我们试图把它们弄假成真,但这
不可能奏效。所以,事实真相才能让我们自由。让我们来看下一条。
    斯坦:我再也不想接受他的谎言。

    凯蒂:那么“我愿意……”
    斯坦:我愿意….
    凯蒂:……接受……
    斯坦:我愿意接受他的谎言。
    凯蒂:是的。  “我期待……”
    斯坦:我期待接受他的谎言。
    凯蒂:是的,因为这些念头会在你头脑中不断盘旋。你五岁大,八
岁大,九岁大。他如何对你撒谎这个故事会一直在你心中挥之不去。你
感觉到压力,而正是这种感觉提醒你去深入探询你的故事。
    斯坦:所以,假如他再一次对我撒谎,我事实上应该感谢他,因为
这会给我一个机会去面对这个课题。
    凯蒂:让你有机会做转念作业。这就是第六条的内容了。下一条
是?
    斯坦:我再也不想遭受性侵犯。
    凯蒂:而你却允许那个故事在你头脑中重复上演。  “我愿意……”
    斯坦:我不确定我是否愿意。
    凯蒂:你或许愿意。那故事不断在你头脑中盘旋。
    斯坦:嗯。我愿意被他性侵犯?
    凯蒂:是的。  “我期待……”
    斯坦:我不知道我是否该这么说。
    凯蒂:我听到了。那个故事会不请自来——凌晨两点,四点——我
想它根本不在乎是几点钟——它就是来了。这是很可能发生的事情。化
解它——或置之不理。你看,如果现在是凌晨两点,父亲与你乱伦的记
忆浮现至你脑海中,我会坐下来,再次评判他。我会质疑,我会期待它
再次重演——一整个夜晚。
    我怎么知道何时该做转念作业了?我甚至不必知道要用转念作业
来化解什么——它自然会出现。故事冒出来了,而如果它让人感到不舒
服,那就化解它——或者置之不理。
    斯坦:我真的很想穿越这个故事。
    凯蒂:所以,回想你曾经历过的最糟的乱伦事件。发生在哪个房
间?哪所房子?你能在心中找到当时的房子及房间么?
    斯坦:当然。
《没有你的故事,你是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8

主题

20

好友

9146

积分

论坛元老

一念之转功课协导师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3-6-7 09:08:42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1

一念地狱,转念天堂,无所分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8

主题

20

好友

9146

积分

论坛元老

一念之转功课协导师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3-6-7 09:10:30 |显示全部楼层
从这段文字里看出,他就是他,我就是我,事实就是事实,我对他的认识那其实就是我自己。
一念地狱,转念天堂,无所分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 中国凯蒂功课服务组     

( 沪ICP备11010565号-37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