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498|回复: 0

[凯蒂文摘] 关于健康、疾病和死亡(1)

[复制链接]

184

主题

6

好友

1351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3-5-21 10:06:0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服务组--爱爱 于 2013-5-21 10:08 编辑

我们每一个故事都与身体认同有关,没有故事,就没有身体。

身体不思考、不关心、对自己没有任何意见。身体从来不虐待自己、从来不为
自己感到羞耻,它们只是简单地试图保持自己平衡和健康,它们非常有效、聪
明、友善和智慧。如果没有念头,就没有问题。是未经“考察”我们就相信了的
故事,造成了我们的困惑。我说了一个我身体的故事,因为我没有对其进行“考
察”,我以为我的身体是问题所在,我想,如果这改变了或那改变了,我就会快
乐了。但我的痛苦不可能是我身体的错。

你的身体不是你该管的事。如果你生病了,去找医生,这样你就没事了。你的
身体是你的医生该管的事,而你该管的是你的念头,在这样宁静的心态下,你
非常清楚自己该做什么,而身体变成了乐趣的源泉,因为你已经不在关注它的
死活,它仅仅是在反映和反应你思想的存在,它是一面你思想的镜子和镜台。

如果我丢了所有的钱,很好;如果我得了癌症,很好;如果我老公离我而去,
很好,如果他不离去,那也很好。如果你爱上了现实存在,你怎么可能不永远
都对它说很好呢?有什么可能发生的事不是我愿意张开双臂、全身心地去迎接
的呢?

我不改变,如果你说我有变化,我能看到的仅仅是你变了。你是我的内在生
活,你是我自己的声音,随时在向我汇报我的健康情况。无论是生病或健康,
我都不在意。你感到忧伤,你不感到忧伤,你不理解,你理解,你很平静,你
很难受,你这个,你那个。我是那报告自己情况的每一个细胞,超越了所有的
变化,我知道每一个细胞永远都与宁静安住。

对于那些厌倦了痛苦的人,没有什么比试图控制无法控制的事物更糟糕的了。
如果你真的想控制,放弃所有控制的幻象,让生活拥有你,反正这本来就是事
实,你只是说了一个生活没有拥有你的故事,而那故事永远都不可能是真的。
天气、太阳和月亮不是你的创造,你对你的肺、心脏、或者你看和走路的能力
没有任何控制。这一刻你很健康很好,而下一刻你不好了。当我们试图保持安
全时,我们非常非常小心地生活着,以至于我们的生活变得毫无情趣。我喜欢
说,“别太小心了,你会伤害到你自己的。”

身体不会渴望,身体不会需要,身体不知道、不关心、不会感到饥饿和渴,身
体反映的都是心执着的东西——冰激凌、酒精、毒品、性和金钱。不存在身体
的上瘾,只有内心的上瘾。身体跟随着心,它没有别的选择。事实上,头脑和
心是同时运作的,但只要你内心的体验是二元性的,那么身体就跟随着心。

如果我在镜子里无法看自己一眼,做上帝又有什么意思?不管我喜欢不喜欢,
我就是这样的人,我是虚荣的——完全的虚荣。所以,如果人们执着于他们的
容貌和健康,这是诚实的表现,它只是被误解了,这执着完全是天真无邪的。

所有我们执着的念头无不是关于生存、然后健康、然后舒适、然后快乐。每个
念头都一定与”我”有关,这是你生存的方式。然后,一旦你有了你的小房子、
你的小汽车、你那一小块领地,你的念头就转向了你需要健康和舒适的故事;
  你往你的购物车里放东西,你往你的房子里放东西,而一旦你觉得舒适了,你
的念头就转向了快乐。这是全方位的身体认同:不存在和身体无关的念头。所
以,当你把你那些小算盘都打点停当了,你就去追求快乐,而所有的快乐都是
痛苦,因为你担心会失去它,你试图让它持久下去,或者得到更多的快乐,你
从未真正的体验到快乐,因为你总是流连于过去或将来的快乐中。

我曾经和一个为她的手指感到羞耻的妇女一起做过”功课”。她在十七岁时得了
风湿性关节炎,她认为她的手指变形了,她觉得她的手指是不正常的,她因为
这个想法很痛苦,她甚至不好意思让别人看到她的手指。但她的手指很正常,
对她而言,它们是正常的。自从十七岁起,这些手指每天早上伴着她醒来,在
以后的二十七年里,这些一直都是她正常的手指,她只是没有注意到而已。

当你认为那存在的事实对你而言是不正常的时候,你有什么反应?羞耻、悲伤
和绝望。如果没有那个想法你会怎样?你会对你身体的状况感到自在并且喜欢
它,不管那是什么,因为你会认识到,对你而言,那是完全正常的。即使百分
之九十九的人看法都和你的不同,他们的正常不是你的正常:这是你的正常。
不是她的手指,而是她与现实存在的对抗造成了那位可爱的妇女的痛苦。

请你允许我们有缺陷吧,因为缺陷是正常。当你隐藏你的缺陷时,你在教我们
做同样的事。我喜欢说,我们只是在等待一位老师,只是一位,来允许我们做
现在的自己,这样我们都能认识到,现在的我们就是我们的正常。你就是现在
看上去的样子,这是你可以给予世间的如此珍贵的礼物,而痛苦产生于不愿意
把这礼物赠送出去。除了你还有谁能允许我们彻底自由?为你自己去做,我们
将紧紧跟随。我们是你思想的反映,当你让自己自由时,我们都得到了自由。

这从来都和食物或酒精或毒品或金钱或健康无关。我们只是利用这些符号来保
持和身体的认同,而最终,没有一个是可以站得住脚的。

不管你喜不喜欢承认这点,你都非常健康。你说了一个你应该更强壮更健康的
故事,这样你就不用认识到你的身体状况本来就是完美的了。我的身体状况是
完美的,我可以做我现在需要做的事,去我现在需要去的地方。我的将来不存
在。

身体从来都不是我们的问题。我们的问题总是我们很天真地信了的一个念头。
功课针对的是我们的思想,不是我们认为我们沉迷其中的对象。不存在你沉迷
于某样东西这回事,存在的只是对当下升起的、某个没有经过调查的念头的执
着。

当我们生病时,我们希望人们对我们好些,然而我们对自己却不好,因为我们
和我们的敌人——我们的疾病躺在一起。在我们和我们最凶恶的敌人——那永
远都是我们的念头,达成和解之前,我们无法爱我们亲爱的伴侣或珍爱的孩
子。迟早,当事情没有按照我们的愿意发展、或我们认为我们将要失去什么
时,我们就会把我们对疾病的所有看法和感觉,转移附着在我们的伴侣或孩子
身上。

我们不是和疾病抗争,我们是和我们关于疾病的念头抗争。没有故事,我们就
不可能有任何问题,我们只可能有解决问题的方案。

身体就像树、花或者呼吸一样的单纯无辜。

除了好起来没有什么别的可做,而这并不取决于身体。最终,身体会消亡,这
是个好消息——它完了,忘了它吧,让我们对我们拥有的做点什么吧。  (你理
解我说的吗?)如果我们关于身体的故事是真的话,这意味着没有一个胖人可
以自我觉悟,没有一个坐在轮椅里的人、没有一个老人、病人或不美丽的人可
以自我觉悟。这几乎排除了整个人类自我觉悟的可能!按这个理论,几乎没有
一个人有机会能实现自由。我们都在等,等着我们的身体变得完美,我们觉得
那时我们的心才能得到宁静。我们能不能现在、就在此刻让我们的心得到宁
静?

如果吃雌激素的念头进入了我的意识,我就去吃,如果没有,我就不吃。所
以,我总是被告知该做什么。他们说,“噢,真可怜,她死了,因为她没有吃她
的什么什么药。”嗯,你陷在你的故事里呢,而我没有任何束缚。只要你开始对
你的念头进行“考察”,你也可以从中自由,因为所有的束缚永远都和一个故事
有关,这是为什么生病和变老是如此美好,失去你的腿、或你的胳膊、或你的
眼睛、或你爱的人也很美好。请去调查那些让你难受的念头,直到你认识到,
无论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对你而言都是最完美的。
当你相信了你关于身体的那些念头:它应该更美丽、它应该更健康、它应该更
高些、更矮些、更胖些、更瘦些、更年轻些、更强壮些…你就好像在强奸你的
身体,你对着一个完美的身体竭尽丑化之能事。

觉知比身体要有意思的多了。

我的心脏永远是健康的,即使它得了心肌梗塞,它也仍然是健康的,因为对于
那个当下,它是完美的。无论它是在有力地跳动着,还是在瞬间失去了生机,
它就是它应该的样子。如果你和正在发生的事实对抗,心肌梗塞发作时你会感
到极度的恐惧;但如果没有故事、如果没有和现实存在的对抗,你可以平静地
面对你的心肌梗塞。“哇!她就是这样死去的,故事就是这样结束的!”心肌梗塞
  可以是一件令人兴奋的事,这就是觉知,对现实存在的觉知:你就是运动的本
身。  (连那都不是。)

当你睡着时,你能感觉到痛吗?当你痛的不行时,电话铃响了,那是你一直在
等待的电话,你的注意力完全在那个电话上,你不再感觉到疼痛。如果你改变
你的念头,你的疼痛跟着改变。

几年前,我在荷兰发起了高烧,而我继续着每天的”功课”讲座,每天从清晨到
深夜我都在和他们一起工作。我注意到,有几次中间休息时,我会在一个角落
里缩成一团,精疲力竭地发着高烧,但却像在天堂一样。我的身体不是我该管
的事,如果你没有告诉我我病了,我根本就不可能知道。在这样清晰的心智
下,我似乎永远都很健康,没有故事就没有疾病。我记得那雪、那冷、那天
空、那些人、那呼吸、那高烧、那精疲力竭、那喜悦——所有的一切,没有了
故事的我是完全自由的。

如果你认为你身体的疾病不应该存在,你将如何生活?你都不能让我们知道事
实的真相,你都不能如实自在的咳嗽或擤鼻涕,或让我们知道你觉得不舒服,
如果没有“我应该感觉好些”这个故事你会怎样?你会感到自由自在。

我喜欢年老这事,它击碎了所有关于健康的概念。”我九十岁了,我有关节炎,
但我应该活动自如。”我不这样认为!那样的思维方式是纯粹的自虐。当我说,
我的身体应该活动自如而它实际不自如时,我的感觉如何?

不存在什么高频的或低频的或不同的能量振动,这只是一个将它们分离的故
事。全部的振动只是一个振动,你和这个时刻你拥有的一切振动在同一个频
率,而你拥有所有的一切,所以你是存在完美的绝配。如果你有更高的能量振
动,你就更健康—一你能确定真是这样吗?如果你认为你的能量振动频率太
低,以至于不能帮助你恢复身体的健康时,你将如何生活?自虐、内心的战
争。如果没有这个故事,你会怎样呢?更加放松,更加愿意恢复健康。

身体没有打破你的宁静的力量,我宁愿心怀快乐,让身体做它自己该做的。

当你认为你就是这身体时,你是局限的、渺小的、明显地被压缩成了一个分离
的形体。所以,每个念头都一定是关于你的生存、你的舒适或你的快乐的,因
为如果你哪怕停一下,身体的认同就不存在了。当你做梦时,你就是你全部的
梦以及梦中的一切,你不得不这样,因为你是那做梦的人。在梦里,你没有形
体,你完全自由——你是一个男人。你是一个女人、一条狗、一棵树,你同时
是这所有的一切,这一刻你在厨房里,下一刻你在山顶上;你正在纽约,然后
突然你到了夏威夷;什么都不稳定,因为你没有一个可以认同的身体,梦里不
存在你可以附着的身份。通过梦,我们看到,当不存在特定的身体时,心是多
么的无限。

今天早上有人说,”你好像瘦了。”很好。”你好像胖了。”很好。”你看上去很
老。”很好。”你看上去很年轻。”很好。身体不是我该管的事,我该管的是我的
思想。所以,观察一下为了保持和身体认同,你所拥有的自虐念头。玩得开
心!

宁静的心不关心身体的死活。

“你的肩膀不应该疼”——是这样吗?它就那样疼着,它应该就那样的疼。说它
不应该那样疼是明显不过的谎言、让你局限在时空和二元世界中的,是你自己
的故事。这没有什么对错,我们只是在观察现实存在。

如果你和现实存在对抗,如果你对自己知道的真相扯谎,你会感到压力,因为
这违背你的本质。“不应该这么疼。”——体会一下这念头是多么让人痛苦。有
多少次你曾经这样让自己痛苦过?我曾经生活在这样的痛苦中,我在床上陷在
这样的痛苦里很多很多年。难怪你说 我的肩膀不应该这么疼”时会哭,因为你
的肩膀应该这么疼,它应该这么疼,因为它就是这么疼啊。这是现实存在。

所有的信念都是让人小心的,是有关保持身体的存活的。我不小心翼翼,我不
那样生活,我期待着来到我生命中的一切。

如果你认为某些食物对你很好,你喜欢吃这些食物,并且你吃得时候感觉很
好,就好像在爱自己一样,这听起来非常的美好,这像是一个平和诚实的生活
方式。冲突产生于你认为别人——例如,你的伴侣或小孩也应该和你吃的一
样。你并不知道什么对他们最好——也许你的胡萝卜就如同他们的冰激凌,你
并不知道什么是他们应该走的人生之路,你知道你自己的吗?

一次,我二十七天没有进食,不为什么——我只是确定不吃。在那些天里,我
没有感到一丝饥饿,饥饿只是另一个神话。我的家人和朋友为我的生命担心,
但我不在意,我觉得健康和强壮。整段时间里,我在沙漠里长距离的疾走,除
了关于饥饿的神话、胃痛和体重减轻,我发现没有别的存在。我找不到一个合
理的需要不是由于面对死亡的恐惧而产生的。然后,二十七天后,不为什么,
我开始吃东西了。

世界上不存在痛苦,只存在让你相信痛苦存在的故事。世界上不存在真正的痛
苦,这是不是很令人惊异?请调查一下,让自己去认识这点。

痛是一位朋友,我不想去掉任何我无法去掉的东西。我是一个热爱现实存在的
人。痛是一个可爱的访客,它想待多久就待多久。  (而这不意味着我不用止痛
片。)

“瑜伽让你的肩膀感觉好多了”——这是你深信不疑的信念之一。但你能确定这
是为什么你的肩膀不疼的原因吗?当你的注意力放在你的肩膀上、放在”瑜伽(
或按摩、或胡萝卜汁)会让你的肩膀好些”时,你认同你就是你的身体。到了晚
上,我们累的在这些概念中失去知觉,我们不是睡觉,我们是失去了知觉。你
很害怕身体的疼痛,当胡萝卜汁失去效果时,你又面对你自己的思想系统了,
这次,你试图用瑜伽把你的思想系统保持在距离之外。

只有一种真正的瑜伽,它是精神上的并且是自由流动的。我是一个热爱现实存
在的人,我检验了所有这些理论,我理解到,即使按摩、或瑜伽、或胡萝卜
汁、或大麦汁现在有效,最终,我还是会在恩典中老去并且知道所有这些都帮
不了什么的。或者但愿我会得某种疾病,让所有这些念头找上我,这样我可以
借此考察一下我那些充满压力的概念,所有的这些都是恩典。

从身体中自由,从你是你的身体的概念中自由,你不想要这样的自由吗?总会
有什么痛苦发生的,最终你要面对的还是你关于你身体的概念,这是你唯一可
以做点什么的东西。
唔~我不是一具身体,我是不朽的灵性,我是自由的。

摘自《质疑思想,改变世界》,翻译自由的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热门图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 中国凯蒂功课服务组     

( 沪ICP备11010565号-37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