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课之家 首页 《爱其如是》 查看内容

《爱其如是》连载:第九章.针对潜在信念做“功课”

2018-4-6 20:24| 发布者: amy| 查看: 398| 评论: 0 |原作者: amy

摘要: 当你成为现实的情人时,再也没有需要做任何决定了。在我生活中,我只是等待和观察。我知道决定在该被做出的时候自然会被做出,所以我放下了何时、何地、如何做出决定等问题。 ... ... ... ... ... ...
《loving what is.爱其如是》新译连载

第九章.针对潜在信念做“功课”

                案例:我需要做决定

                                                                                  ——中国凯蒂功课服务组翻译出品


当你成为现实的情人时,再也没有需要做任何决定了。在我生活中,我只是等待和观察。我知道决定在该被做出的时候自然会被做出,所以我放下了何时、何地、如何做出决定等问题。我喜欢说,我是一个没有未来的女人。当没有做出决定的需要时,就没有被计划的未来。我所有的决定都是为我而被做出的,就好像你的决定都是为你而被做出的一样。当你在头脑中对自己讲了一个“我与此有关”的故事时,你正在执著于一个潜在的信念。
四十三年来,我总是相信那些关于未来的故事,相信我的那些疯狂的想法。在我带着对现实的新理解从过渡疗养所回来后、我经常在长途旅行回家后,看到房间里到处是脏衣服、桌上堆满邮件、狗食盆里结了厚厚的硬垢、浴室里一片凌乱、水槽内的脏盘子高高叠起。第一次看到这情景时,我听到一个声音说“去洗盘子。”
那声音就好像是从燃烧的灌木丛里传来(译者注:圣经故事里说,神在燃烧的灌木丛里对摩西发出指示),那声音说“去洗盘子。”这听上去对我来说并不怎么灵性,但我只是跟着指令做。我会站在水槽前洗着下一个盘子,或者坐在一堆账单前,从最上面那张开始支付。一次只做一件事,没有其它需要。一天结束后,每件事都被完成,而我不需要知道是谁或是什么完成它的。
当一个“去洗盘子”的念头出现而你却不去做时,注意内在的战争是如何爆发的。它听上去就像这样:“我晚点会去做的。我应该现在就把它们做好。我的室友应该把它们做好。还没轮到我做。这不公平。如果现在我不做,别人会看不起我。” 你感受到的压力和厌倦,全是精神斗争上疲劳。
我所说的“去洗盘子”是一个热爱眼前任务的练习。你内在的声音一整天都在引导着你去做一些简单的事,比如刷牙、开车上班、打电话给朋友或者洗盘子。尽管这只是另一个故事,但它是一个非常短的故事,而且当你听从那个声音的指挥,故事就结束了。当我们只是像这样简单的生活——开放、等待、信任,喜欢做此刻出现在我们眼前的事,我们真正地在活着。
我们需要做的事会在我们面前展现,那经常是——洗盘子、付账单、捡孩子们的袜子、刷我们的牙齿。我们从来不会收到超出我们能力的任务,而且总是只有一件事要做。无论你拥有十美元或是一千万美元,生活从来不会为难你。


露丝:每当我必须就我的钱做出决定——决定是持股还是抛股时,我就感到非常害怕、恐慌到几乎瘫痪的地步,因为目前股市很不稳定,而我的未来就指望那些投在股市中的钱了。
凯蒂:“你的未来取决于你的钱”——你能确定真是这样吗?
露丝:不能,但我经常为此感到十分紧张和慌乱。
凯蒂:是的,你不得不为此感到紧张和慌乱,因为你没有问一问自己那是不是真的,就相信了那个念头。“你的未来取决于你投资的那些钱”——不管事实是不是这样,当你相信这个念头时,你会有怎样的反应?你是怎样过你的日子的?
露丝:陷入一个十分恐慌、十分焦虑的状态里。当账户里钱多时,我感觉还比较平静,一旦钱稍微波动时,我陷入非常可怕的状态里。
凯蒂:如果没有“我的未来靠我投在股市中的钱了”这个想法,你会是一个怎样的人?
露丝:我会感到轻松很多,我的身体也不会这么紧绷。

凯蒂:给我一个既不会给你带来压力、也不会让你感到恐慌的理由来坚持这个念头。
露丝:我找不到任何不会带来压力的理由,但是考虑金钱的问题也会带来不同的压力…那样我会觉得自己是个不负责的人。所以在这件事上,无论怎样我都赢不了。
凯蒂:你怎么可能想什么呢?是在想。念头就那样出现了。没有想某个念头怎么可能是不负责任呢?你要么就是在想那个念头要么不在想,念头出现或不出现。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这么多年了,你仍然认为你能控制你的念头。你也能控制风吗?
露丝:不,我不能。
凯蒂:那大海呢?
露丝:不能。
凯蒂:“让我们来止息波浪。”嗯,好像不行,除了在你睡觉的时候,它们停止了。
露丝:你是说念头吗?
凯蒂:不,我是说波浪。没有念头就没有大海、没有股市。你晚上竟然去睡觉,太不负责任了吧!【听众大笑】
露丝:我睡得不好,我五点就起来了。

凯蒂:嗯,那是不负责任的。“思考和担心会解决我所有的问题”——这是你的体验吗?
露丝:不,不是。
凯蒂:那让我们整夜都别睡,再想多一点。【露丝和听众都大笑】
露丝:我不能控制我的念头,我已经尝试很多年了。
凯蒂: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发现。用理解去迎接念头是你对念头所能采取的最好的方式,它会很有效。这样做时,你不但会发现其中的很多幽默,而且还可以睡得很好。
露丝:围绕念头,我是需要点幽默,我的确需要一点幽默——在念头这事上。
凯蒂:那么,“没有这个充满压力的念头,你就不能做出正确的决定”——你能确定这是真的吗?
露丝:好像它的相反倒是真的。
凯蒂:那让我们把它做个一百八十度的反转,看看会有什么样的感觉。“我的未来就靠我投在股市中的钱了”,你会怎样把它反过来呢?
露丝:我的未来不靠我投在股市中的钱。
凯蒂:体会一下,可能这也是真的。当你有了所有的钱——你在股市上取得了绝对的成功、拥有你永远也花不完的钱时,你会拥有什么呢?快乐和幸福?这是不是你要金钱的原因?让我们走一条可以持续一生幸福的捷径吧。回答这个问题:如果没有“我的未来就靠我投在股市中的钱了”这个故事,你会是个什么样的人?
露丝:我会开心很多,我会更加放松、更加容易相处。
凯蒂:是的,不管你在股市上有没有成功地赚到钱,你都可以拥有你希望金钱能够给你带来的一切。
露丝:那...,是这样!
凯蒂:给我一个完全没有压力的理由继续坚持“我的未来就靠我投在股市中的钱了”这个念头。
露丝:一个也没有。
凯蒂:你唯一想要的未来是宁静和幸福。富也好穷也罢,当我们安住在我们的幸福中时,谁在意那呀?当一个人的心不再被它自己所欺骗时,这才是真正的自由。
露丝:宁静和幸福正是我童年时的祈祷。
凯蒂:所以,你所追逐的东西反而妨碍你意识到你早已拥有的一切。
露丝:是的,我一直试图活在未来——设法改善它,让它更安全可靠。
凯蒂:嗯,就像一个无辜的孩子。我们不是执着于我们的噩梦就是去调查它,除此之外没有别的选择。念头随时浮现,你会以怎样的心态去迎接它们呢?这就是我们在这里所讨论的。
露丝:我们或者执着于一个问题、或者探究它。
凯蒂:是的。我很高兴股票市场不配合你的这个事实,【露丝大笑】如果这是为你的生活带来宁静和真正幸福的代价。这是世间所有一切存在的意义——为了让你发现自己的解决方案。当你获得了你所希望拥有的金钱,你很快乐、完全快乐,你接着会做些什么呢?你会坐着、站着或者躺下来,就是这些。如果你没有像一个充满爱心的母亲迎接她的孩子那样来迎接你那内在的故事——那是它应该被关心和对待的方式,当你有钱以后,你一样将再次听到你现在说的那个内在故事。
露丝:我现在觉得那是我唯一需要做的事——理解我的内在故事。
凯蒂:是的。我们能做的就是坐着、站着或者躺下来——就这些。但在你做这些简单的事时,注意一下你所编的故事,因为即使你十分富有、拥有你想拥有的一切,出现在那时还是坐在这张椅子上的你。那是你编的故事,里面是找不到快乐的。好了,亲爱的,让我们看下一句。
露丝:我不要决定投资哪里,我也不信任让别人来为我做决定。
凯蒂:“你必须决定投资哪里”——你能百分之百地确定这是真的吗?
露丝:不能。我可以不去动那些钱,静观它的投资结果。其实,我对自己说,完全不去动那些钱是我最好的策略。
凯蒂:“你需要在生活中做决定”——你能确定真是这样吗?
露丝:我觉得我好像需要做决定,但听你怎么一问,我又不确定了。
凯蒂:你当然会这样觉得,因为你相信了那个念头,所以你自然执着于它。
露丝:是的。
凯蒂:你没有问过自己你到底相信的是什么?而“你必须做决定”那念头一直仅仅是个误解而已。
露丝:不必做决定这个念头简直令人太愉快了。
凯蒂:那是我的经验。我不做任何决定,我从不为它们操心,因为我知道这些决定将在适当的时候会自动形成,我的任务是快快乐乐地等待。做决定是挺容易的,困难的是你关于它们的故事。当你跳出飞机、拉了降落伞绳可它没有打开时,你感到害怕,因为你还有第二根绳子可拉;你拉了那根绳子,降落伞仍然没有打开,现在你没有绳子可拉了,不存在要做的决定了。没有决定就没有恐惧,所以享受这降落下的旅程吧!这就是我的心态——我是一个热爱如实存在的人,此刻的如实存在是:没有绳子可拉了,一切已经发生了,自由降落,而我和这一切完全没有任何关系。
露丝:来这里是一个很清晰的决定,我没有想“我应该、我不应该、我应该吗?”整个决定的过程就是,“嗯,是的,你那时有时间,去。”
凯蒂:那么,那个决定是怎么做出来的呢?也许是决定自己做的决定。刚才,你这样动了一下你的头,你做了那样动的决定了吗?
露丝:没有。
凯蒂:你刚刚又动了下你的手,你决定要那样动的吗?
露丝:没有。
凯蒂:嗯,“你需要做决定”——这是真的吗?也许事情只是自己不断发生着,并不需要我们的帮助。
露丝:我的疯狂,总觉得需要去掌控。
凯蒂:是的,你都主导这场戏了,谁还需要“上帝”? 【露丝大笑】
露丝:我不想这样,我只是不知道怎样可以不这样。
凯蒂:这样想,并因此而这样生活,是在和现实存在直接对抗,是致命的。因为不管相信了什么可怕的故事,每个人其实都是热爱现实存在的,所以,和现实存在对抗会让人感到很大的压力。我说,让我们在这似乎一片的混乱之中,当下就选择宁静吧。亲爱的,那么当你相信了“我需要做决定”这个念头、可又做不出决定时,你会有怎样的反应呢?
露丝:非常糟糕、简直糟透了。
凯蒂:想要在这样的心态下做出一个决定是非常有意思的,因为在这种心态下,我们甚至都不能决定是停下来还是继续向前走,这应该让你明白了些什么。当你确信是你在做决定时,你的证据在哪里?给我一个完全没有压力的理由去继续相信“我需要做决定”这个念头,我这么说,并不是要你不再认为是你在做决定。“功课”具有等待花儿绽放的温柔,请温柔地对待对你这个美丽的自己。“功课”是关于结束你的痛苦,我们只是在这儿看一看各种结束那痛苦的可能性。
露丝:那我就像做实验一样——试着在一段时间内不做决定——这行的通吗?这样做是不是疯狂了?或者...
凯蒂:嗯,你刚才做了一个决定,而那决定可能自己变了,然后你会说是“我”改变了主意。
露丝:我仍然陷在同样可恶的循环里。
凯蒂:我不知道是不是这样,但观察一下应该很有趣。如果我说,我不做决定,那我已经做了一个决定。观察、解谜充满压力的童话——这就是质疑的目的。四个提问带我们进入了一个难以言喻的美丽世界。尽管这是唯一真实存在的世界,我们一些人甚至还没开始探索这个美好的世界呢,我们还是最后那个知道它的存在的人。
露丝:我好像有点明白不做决定是什么意思了。现在我想把它当作个实验那样来试一试,尽管我是如此习惯于掌控。
凯蒂:给我一个完全没有压力的理由继续坚持“我需要针对股市做决定”这个念头。
露丝:我无法找到任何理由,完全找不到。
凯蒂:如果没有“我需要做决定”这个念头,你会是什么样的呢?
露丝:我不会变得像我那焦虑不堪的妈妈一样。我不会越来越失去理智。我不会觉得我应该离别人远一点——因为我太令人讨厌了。
凯蒂:噢,亲爱的,我很高兴你发现了“功课”。
露丝:我一直如此努力地做着无用的事。
凯蒂:“我需要做决定”——把它反过来。
露丝:我不需要做决定。
凯蒂:是的,相信我,决定会自行做出,——而在这宁静中,所有的一切都清清楚楚。生活会提供你进一步深入自己的资源。决定将会出现。如果你采取行动,最糟糕的情况不过是个故事;如果你不行动,最糟糕的情况仍然还是个故事而已。它做它自己的决定——什么时候吃饭、什么时候睡觉、什么时候行动。它只是自己不断地做着一切。它是非常冷静、绝对成功的。
露丝:嗯。
凯蒂:体会一下你的手的位置,还有你的脚,一切感觉很好。没有故事时,无论你坐在何处,永远都是安然无恙。让我们看下一句。
露丝:我不要放在股市里的钱是这么的无理性可言。没指望!没指望!
凯蒂:“股市里的钱是无理性的”——把它反过来,亲爱的。“我的思想...”
露丝:我的思想没有理性。
凯蒂:是的,当你这样看金钱时,你的思想是不理性且充满恐惧的。“金钱没有理性、股市没有理性”——你能确定真是这样的吗?
露丝:不能。
凯蒂:那当你有这个念头时,你会有怎样的反应呢?
露丝:恐惧,我觉得我已经害怕得灵魂出窍了。
凯蒂:你能发现一个放下这个念头的理由吗?我不是让你放下这个念头。对在场的“功课”新手,你是不可能放下你的念头的。你可能认为你能够放下,然后,那念头又出现了,它像以前一样带来同样的恐惧,甚至可能带来更深的恐惧——因为你更加执着于它了。所以,我只是纯粹的问,“你能发现一个理由——让你放下股市没有理性这个念头吗?”
露丝:我能发现一个放下它的理由,但这不意味着我必须放下它。
凯蒂:正是这样。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觉知,而不是要改变什么,因为你觉察的世界就是你的世界。对我而言,清晰是美好的代名词,那是我的本性。当我清晰时,我看到的都是美好,没有别的可能:我就是那心——觉察着我的念头和由此而展现的一切,就好像它是一个新的太阳系,在欣喜中倾泻着自己。如果我不清晰,我就会把我所有的疯狂都投射到世界上,并认为那就是世界,因此,我感知到的是一个疯狂的世界,并认为这世界就是问题的所在。
   千百年来,我们一直在对那投射的影像下功夫,而不是对那台投影仪,这是为什么生活看上去好像一片混乱的原因。这样做就好像让混乱告诉混乱,怎样可以活得不混乱一样,我们从来没有注意到它只知道那样,因为它一直都是那样。没有注意到我们把怎样才能不混乱的过程弄反了,绝对弄反了。所以,你无法放下你那些念头——那些外在世界是混乱的、充满了痛苦的念头,你无法放下它们是因为它们本来就不是你想出来的。但当你用理解迎接你的念头时,世界改变了,它必须改变,因为是你投射了那整个世界——你就是那部投影仪。让我们看下一句。
露丝:决定不应该如此困难或让人害怕。
凯蒂:就像你说的那样,当你想要超前做决定时,你发现那是不可能的,你无法让自己在时机未到之前做决定:一个决定在它该出现的时候被做出,一分一秒都快不了。难道你不喜欢这样吗?
露丝:听起来很棒。
凯蒂:是的,你可以坐在那里觉得,“噢,我需要对我的股票做点什么,”然后,你可以质疑一下:“这是真的吗?我不能确定。”然后把自己交托给它;你只是坐在那里做你喜欢做的事——阅读、看网上的资料,让它来教育你。当时机到时,决定会由此自动做出,这是非常美好的事。因那决定,你可能会赔钱或者赚钱,正如它应该的那样。但如果你认为你应该对那决定做点什么,并想像你就是那个做的人的话,那纯粹是错觉。你只要跟随你的激情、做你喜欢做的事。同时,质疑那些让你烦恼的念头,过你快乐的生活。
露丝:有时我无法阅读,我的记忆力在退化,我在失去了联系上下文的能力...
凯蒂:噢,亲爱的,你被免去了那些麻烦!【露丝和听众都大笑起来】你有没有听我说过,每当我失去了某个人或者某个东西,我是被免了麻烦了?唔,真的是这样。让我们看你最后一句吧。
露丝:我再也不想为放在股市中的钱而恐慌了。
凯蒂:“我愿意...”
露丝:我愿意为放在股市中的钱而恐慌。
凯蒂:“我期待...”这很可能会发生。
露丝【大笑】:我期待为放在股市中的钱而恐慌。
凯蒂:是的,因为那会把你带回到“功课”来。
露丝:那正是我想要的。
凯蒂:那也是压力的目的。它是一位朋友、一个内在闹钟,提醒你是该做“功课”的时候了。你是自由的,你只是失去了对这点的觉知,所以当你调查时、你回归自己的本性。这是等待着被你认出来的、一贯如一的真实。

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凯蒂功课服务组新译《loving what is.爱其如是





各位功课小伙伴:

      
每周三爱其如是公益读书会进行中,有兴趣的伙伴加入功课之家QQ群:255961445,用群语音一起读书吧!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手机版|Archiver| 中国凯蒂功课服务组     

( 沪ICP备11010565号-37 )

回顶部